站内搜索
热爱生活 关注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吴兴新闻网 > 吴兴人文 > 网友原创 正文

再话织里老街

2016-11-15 08:38:15  来源: 湖州晚报  作者: 徐世尧  编辑: 邢彬

  老街是清灵的织溪水酿造的一坛醇香米酒,老街是宝相寺高僧精心焙制而留存的一味禅茶。织里老街蕴藏着一串长长的故事,更是人们历久弥新的念想和一缕缕挥之不去的乡愁。

  今年三月,拙文《魂牵梦绕的织里老街》在《湖州晚报·人文》版发表后,连续数天收到许多织里人的电话,其中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来电说,“我在老街生活了大半辈子,对她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近年来看见她日趋冷落甚至有些荒芜,心里很不是滋味,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受。现在政府要改造老街了,希望留住原先的一些样子,让这种难以割舍的情感延续下去。你的文章说出了许多老街人的盼望。我们还希望能寻找到当年那些水阁廊檐的影子,再次出现粉墙黛瓦的古朴民居。 ”更有与老街有着渊源关系的人发来许多短信,表述了自已的情感和期待,不妨摘录几则与读者共享。

  织里镇中学语文教师施女士3月22日的短信:“昨天语文课,我和学生一起拜读了您的《魂牵梦绕的织里老街》,尤其细读了第二、三、五、六、十、十二节,我和这些小织里人都被您的文字和情怀感动了。浓浓的乡情,淡淡的忧思,在我们心中久久萦绕着。孩子们憧憬着咱们老街未来的样子……”

  “那篇文章,似乎又把我带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下乡插队的那些日子。让我再一次重温了当年我们知青到织里大队部集体学习,在老街西市的沈阿章烈士展览馆当讲解员的情景。那时的老街很繁荣、很热闹,清澈悠长的织溪,沿街都是供销社的商店,我们曾在这些临河的商店里闲逛和购物,东市还有许多渔民和渔船,下午都能买到活蹦乱跳的鱼虾。老街人都很宽厚淳朴,对我们每位知青都很友好和热情。感谢您在时隔几十年后把织里老街重新介绍给大家。 ”这是湖州知青谭瑞宗女士发来的短信,字里行间充满对老街的怀念和留恋。

  时代需要记录。一张张珍贵的老照片,浓缩了一个个特定时期的生活,凝聚了许多人的温暖记忆。《织里老街》——“文字和照片”,像个火苗,迅速燃起了人们心中对老街思念之情。

  感慨议论之余,让老街人颇为惊喜的是,当地政府改造老街的行动较为迅速,虹桥西堍的一些民居在今年春夏之季已被部分拆除。为了留住记忆和乡愁,有人建议我收集有关织里老街的旧照片。

  于是,我在朋友圈发出“征集老街旧照片”的消息。不久,我陆续收到了几十张有关老街的非常珍贵的老照片。其中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街风貌,有织里小学校舍拆除前部分教职工在古银杏树前的合影留念,有一群刚刚下乡的知识青年在沈阿章烈士展览馆前接受革命教育的场景。从湖师院退休的老街人陈晓梅女士不仅传来了织里中学三十周年校庆的合影和旧时的校园风景,还把《织里老街》的文章用微信转发到“织里大队知青群”、“织里中学教师群”向群友推介。还有吴震先生1999年特大洪水时拍摄的波涛拍岸淹沒老街西市的照片。我想,这些照片真实地记录了历史的某个时代的某个瞬间,也是古镇穿越时空的文化记忆。令人特别高兴的是,我还找到了一张非常有纪念意义的老照片。 2008年,我应邀编写《大港村史》,时年90岁的郑之慎老人赠了我一张摄于1949年秋季的织里镇首届人民政府工作人员的合影照,他还指着照片告诉我后排左起第三人是首任镇长任国桢。这张特别珍贵的照片收录在我“老街照片”的文件夹里。

  《织里老街》文章中有“曾经担忧老街改造后的样子”,“曾经盼望一个有文化品位的儒商来开发老街,曾经盼望一位艺术家像设计作品一样来规划老街”的语句。而且这样的担心真实地存在于好多社会贤达的心中。织里镇退休干部何松才先生特地打来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说:“老徐,你写的老街文章我认真地读了,有的地方细细地读了二遍。相关建议很好,但是真正要做成这样却是有难度的。 ”关于保护为数不多的老宅,关于做好织溪河水的文章,政府是否会单纯地从商业和经济角度来开发老街?老中医潘振祥、唐家华先生等人对此也表达了共同的愿望与忧虑。笔者没有想到,竟有这许多人说这篇文章“道出了我们的心声,将收藏并保存起来”。

  老街拆建如何规划,怎样定位?人们对政府充满期待。今年6月,一个蝉声悦耳的上午,笔者正在湖城风光秀丽的长岛公园散步,忽然接到了上海某建设单位的一位自称是丁先生的电话。“喂,徐老师吗?我是上海建筑设计机构的小丁。是织里镇政府某领导让我联系您的,我们正在做老街改造的规划设计,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和建议。 ”我很高兴,因为在电话中得知他是织里人,而且出生于老街。电话中,我得知我与其父母、祖母都很熟悉,我们很快加为了QQ好友。一次聊天中,丁先生说:“镇领导对改造老街的规划设计要求很高,希望有老街的古韵,有较高的文化品位,有织里老街灵魂的元素。 ”丁先生还告诉我,这次奉命做改造老街的规划设计,事先查阅了许多老街的资料,走访了许多在老街生活过的人,读了网络上有关老街的文章,也回忆了自已童年时代生活在老街的往事。“我将竭尽自已的智慧,倾注入对故乡的满腔情感,尽力设计出-幅让家乡人满意的作品,希望老师多给予指导。 ”对于小一辈的老街人有这样的热忱,怎能不让人感动?织里老街虽形成于明清年代,但其留下的旧建筑和具文化价值的东西并不多,遗下屈指可数的几座古宅子已显破败,比如位于西市的顾宅,位于织溪南岸的秦家老宅,这些要尽可能保护下来。还要做好织溪的水文章,比如“五溪漾”、“北浜兜”、“吴家塘”,还有“秀才弄”、“狮子桥”这些古老的很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地名和桥名怎样利用,如何古为今用,这里面就有好多好多的文章可做。要利用这次老街改造的机会,可以建议政府规划建造镇史馆、乡贤馆、民俗馆和英烈纪念塑像等公共文化设施。一次次的聊天,为着一个共同的心愿,让我们俨然成了忘年之交。

  今年中秋节前夕的天气,已有点金风送爽的味道,我的病情有所好转,心情也很是怡然。 9月9日上午,织里镇镇长宁云在他的办公室约见了我。从织里的童装提升到环境整治,从凌濛初的“二拍”到太湖的溇港文化,再到编修镇志和老街改造,我们足足聊了40多分钟。令人欣慰的是,年轻的镇长对织里的经济发展充满信心,对织里的文化建设更是成竹在胸。宁云镇长说,“晚报上刊登你有关我们老街改造的文章,区领导吴智勇阅后专门写了批示,我也认真的读了。你的想法和所提的建议很好,我们已请上海有关机构在做设计图纸。我特别强调织里老街的规划不能与其他地方千篇一律,必须要有织里老街的灵魂和味道,否则,就失去了改造的意义了。也希望你们这些织里的老人多提建议,共同完成这项有意义的工程。 ”领导们对老街改造的设想与老百姓的期待如此接近,真是织里老街之幸,更是老街人之福。

  老街,我们的老街。你经历了岁月的洗涤,无论是风霜雨雪,抑或是战火烽烟,都自如地默默承受,冷观世事的沧海桑田。无论是否被人们惦念抑或忘却,您都是那样的坦然,从容地信步前行。当大家再话老街时,言语中多了“我们的“这个修饰,这就是织里老街的丰富内涵和独特的文化魅力。今天,我们仰视老街西市的那棵有些斑驳的古老银杏树,它宛似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翁,以其独有的悠闲姿态,向一代又一代的织里人讲述着关于老街的故事。

  呵,我们的老街,我们的情感,怎一句“梦绕魂牵”了得。

精彩专题

湖州吴兴东部新城

东部新城作为湖州中心城市的副中心,是湖州中心城市发展的核心区块,东至织里西环三路,西至318外环线,南至长湖申线... [详细]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11072
地址:吴兴区行政中心4号楼吴兴传媒中心 投稿热线:0572-2551183  业务联系:0572-2551184  QQ群:73285594
Copyright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吴兴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