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爱生活 关注天气
您当前的位置 :吴兴新闻网 > 吴兴人文 > 民间传说 正文

梦回千年吴越地 寻访丝绸惊艳史

2016-10-31 09:22:14  来源: 湖州晚报  作者: 沈利民 谢颖 黄诗卉 胡红霞  编辑: 邢彬

  寻访:跟随微之先生的脚步走进”钱山漾文化”

  钱山漾遗址是人类文明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处古遗址。“钱山漾一期文化遗存”经考古学界专家考证填补了长江下游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原序列中,从良渚文化到马桥文化之间存在的缺环,对环太湖地区史前考古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10月18日“源·流——纪念钱山漾遗址考古发掘60周年暨慎微之诞辰120周年特展在湖州市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分为“潞村、慎微之与钱山漾遗址的发现”、“钱山漾遗址历次考古发掘”、“‘钱山漾文化’的命名”、“‘世界丝绸之源:钱山漾’命名”四个部分,以文献、图片、文物、视频等多介质的手段向广大观众展示钱山漾文化发现、发掘、命名的源与流。将“世界丝绸之源:钱山漾”的文化软实力再一次呈现在市民眼前。

  2016年对于钱山漾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它既是慎微之先生120周年的诞辰,又是先生逝世40周年,60年前,钱山漾第一次考古发掘揭开了“钱山漾文化”的神秘面纱,将这段中国古人类文明的发展历史公诸于众。

  此次特展除了内容丰富外,部分展品属于首次亮相,这其中还包括了慎微之的考古日记。作为钱山漾遗址最早的发现者,不仿让我们跟着微之先生的“日记”,重新走一走当年的发掘之路。

  慎微之与钱山漾遗址的不解之缘

  风光旖旎的钱山漾畔,一位长者赤着双脚蹒跚在河滩上,手提着一只竹篮子,将钱山漾遗址从石器时代提进了我们的生活......

  他是潞村慎姓家族走出来的留洋博士,也是钱山漾遗址最早的发现者——慎微之先生。钱山漾遗址,位于湖州八里店镇的一座古村落——潞村,潞村西北面有一片水域,因西面小山为钱山,而取名钱山漾。

  小时候,慎微之在这片漾滩边捕鱼捉虾,无意间发现里面有许多石器,儿时的他绝没想到这些石头竟会助他揭开“钱山漾文化”的神秘面纱,将这段历史公诸于众。当学成归国,慎微之心心念念的还是儿时拾得的那些石器,至今潞村仍有不少人清晰记得他赤着双脚,手上拎着竹篮的身影,于是微之先生多了一个“石头博士”的雅号。

  工作日记再现克勤克俭考古人

  此次特展,首次展出了湖州市博物馆收藏的慎微之考古工作日记,共计19本,是微之先生1955年至1971年在湖州野外工作时的记录,总计近10万字。这些笔记本没有统一的装帧和开本,多用学生的练习簿,有的还是经过拆拼而成的合订本,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田野考古记录。这些笔记本虽简陋,却是宝贵的野外实地勘测记录,慎微之先生还为其郑重取名《考古拾零》、《考古庶令》、《石器时期考古要领》等。在日记内容中,依稀能窥探到慎先生的足迹遍布湖州地区的山山水水,而这其中占最大篇幅的,还是他钟爱的家乡钱山漾。

  除此之外,不少笔记内层层叠叠贴满了车船票或旅店客栈票据,哪怕是两三分钱的河埠摆渡小票,微之先生也一一粘贴整齐。现在我们已无法得知先生保存这些票据的初衷,但湖州市博物馆原副馆长闵泉先生在《考古庶令》封面上找到了些许原因,“内附发票,因为我是业余考古,不作报销。 ”

  寥寥数语展现了一位克勤克俭考古人的高风亮节,厚厚的考古日记再现了一个考古人经年累月的风雨历程,这一摞考古日记,正是这位老人留给我们的丰厚财产。

  沉睡千年终显历史地位

  慎微之先生将毕生所学悉数投注在家乡土地上,若没有微之先生的执着与潜心收集,也许钱山漾遗址丰富的文化还不知何时才能公诸天下。

  慎微之坚信钱山漾古遗址考古发掘的意义对整个人类学的贡献是空前,随着他收集的石器越来越多,反映的文化信息越来越重要,科学发掘钱山漾遗址的日子终于到来了。1956年春,原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与浙江省博物馆在钱山漾东岸进行了首次考古发掘,1958年春又再次进行发掘。两次发掘出土了大量以石、陶器为主的史前生产、生活用具和200多件有机质文物,尤其是那块小小的黄褐色丝织绢片,经鉴定是用4200至4400年前的家蚕丝编织而成,是迄今世界上发现的最早丝织品。

  2005年春,一次更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又带给世人新的发现和认识。为期4个月的考古发掘表明,以鱼鳍形足鼎为代表的钱山漾一期文化遗存,反映了强烈的时代特征和鲜明的文化个性,是一种区别于良渚文化的新文化类型。

  2014年11月16日,在湖州召开的“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暨钱山漾遗址学术研讨会”上,“钱山漾文化”被正式命名。至此,钱山漾文化遗址成为中华民族为人类文明作出重大贡献的实物见证,并作为“世界丝绸之源”开始为世人认知。

  2015年6月25日,由新华社发起主办的“世界丝绸之源”命名暨闪耀米兰世博会仪式在北京举行,国务院参事室主任王仲伟向湖州市人民政府颁发了“世界丝绸之源”荣誉证书和纪念牌,钱山漾文化正式走向世界。

  从“桑麻如云,郁郁纷纷”到“蚕丝之贡,湖郡独良”,湖州“丝绸之府”之名由来已久,现今湖州的丝绸文化正以傲人之姿展现新的辉煌。

  10月18日上午,“探访钱山漾遗址及潞村古村落、源流特展、纪念钱山漾考古发掘60周年暨慎微之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举行,省考古研究所专家,市、县、区文博单位主要负责人、钱山漾遗址所在区镇代表等举行了学术研讨座谈会,共话“钱山漾”。

  本报也收录了其中2位专家的发言语录,透过他们来感受钱山漾文化的魅力与意义。

  丁品:(钱山漾遗址第三、四次考古发掘领队,浙江省考古所研究员)

  根据钱山漾丝绸纺织综合研究课题的需要和安排,今年上半年的四到六月份,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湖州市文保所联合对钱山漾遗址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调查和发掘,算起来应该算是钱山漾的第五次发掘。

  这次发掘主要是希望能够新发现一些与丝绸纺织有关的考古资料和信息,也想借此机会了解一下第一、二次主要发掘区附近的地层堆积和遗址保存情况,为今后钱山漾遗址的保护提供比较可靠准确的依据。

  经过近两个多月的工作,我们这次发掘基本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尽管没有能够在野外直接发现大家期望的丝绸类的遗物,但是通过这次发掘获得了一批有价值的标本,包括土样的标本、木头的标本、土壤水洗淘洗出来的标本。这次发掘验证了第一、二次发掘的下层堆积和钱山漾文化这样一个基本判断是准确的,而且这个区域的钱山漾时期的文化层有六到八层,地层堆积比较丰富,保存状况良好,这让我们对钱山漾遗址有新的认识。从年代上来看,根据测年数据,钱山漾文化的绝对年代为距今4400至4200(年),广义的钱山漾文化年代的上下限可能还有进一步拓展的可能。钱山漾遗址是目前为止我省发现的遗迹和出土遗物最丰富的商代聚落遗址。

  根据简报,钱山漾遗址第一、二次发掘出土了两百多件竹编。今年上半年小范围的发掘也出土了十多件的竹编,钱山漾遗址是国内目前出土竹编数量最多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说明钱山漾文化的先民对竹类资源发展的加工利用的水平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新的高度,可能要超出原来我们对它的认识水平。钱山漾文化先民发达的竹编技术,竹编织品的流行,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竹编文化,也可以作为钱山漾文化的一大特色,是值得今后深入研究的一块内容。

  孙国平:(浙江省考古所研究员)

  2014年钱山漾遗址的材料命名为“钱山漾文化”之后,我们整个浙江史前考古已经是基本没有缺短,这个在全国来说是非常特殊的一个成果。钱山漾遗址是我们省的新石器时代距今一万多年到距今四千年的最末阶段的一个考古学文化,应该说填补了整个浙江史前的一个空白。

  钱山漾文化对全国的史前考古也好,或者说是整个中华文明起源的研究过程当中的重要性也好,应该说是非常突出的,或者说是非常特殊的地位。

  钱山漾文化是一个有机质文物保存非常丰富的文化,我也建议在这个史前文化具体的遗址发掘当中,进一步注意有机质文物的提取和多学科的相关研究工作。

精彩专题

湖州吴兴东部新城

东部新城作为湖州中心城市的副中心,是湖州中心城市发展的核心区块,东至织里西环三路,西至318外环线,南至长湖申线... [详细]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11072
地址:吴兴区行政中心4号楼吴兴传媒中心 投稿热线:0572-2551183  业务联系:0572-2551184  QQ群:73285594
Copyright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吴兴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